欧美游戏人也不喜欢2018年,但他们组织了游戏产业工会




还有很多人在试图实现一个更美好游戏行业。



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游戏人的2018年都算不上安稳。国内的游戏行业刚刚经历了为期9个月的版号空窗期,今天全行业悬着的心才稍稍落地。至于国外?对玩家来说,国外的游戏产业看上去风平浪静、大作频频——但是对于游戏产业的从业者们来说,2018年就算谈不上愁云惨淡,也可以说是不容乐观。


几天前,外媒Gamasutra发布了自己的年终盘点。“这似乎是特别糟糕的一年”,文章这么写道,“游戏行业中许多存在已久的问题在今年爆发了。”



裁员


关于“特别糟糕”,Gamasutra举出的例子是Telltale的垮掉。这家创造了《行尸走肉》系列游戏的工作室今年早些时候裁撤了250名员工,只留下25人完成最后的工作。玩家们惋惜以后再也没有《行尸走肉》,业内人士开始讨论管理策略对游戏公司的影响——很少有人关心那被裁撤的250名员工,他们的未来将会如何。


据被裁员工说,管理层已经事先预料到了将要裁员,但公司没有停止招聘。不少新员工才入职没几天,就被告知“公司不再需要你了”——他们刚刚辞去了别的工作,在美国房价最贵的地方置办了住所,准备在Telltale Games一展身手。


Telltale没有为他们提供任何遣散费用。


曾在拳头工作了4年的马蒂亚·斯雷曼愤怒地称这种行为是“压榨和剥削”。“这些员工有什么追索权吗?没有。”他在自己的博客文章中写道,“Telltale榨取了他们身上所有的水分,然后就把他们丢掉了。”



加班


除了被裁撤的危险,游戏行业的员工们还面临着高强度的无偿加班——对于游戏产业而言,这已经是常态。


2016年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曾进行过一次业内调查。调查中,65%的开发者(包含程序员、美工、动画和策划)表示曾被迫进行高强度加班。即使是表示没有高强度加班的那些开发者中,也有三成认为自己的工作时间一直在被延长,只是名义上不算“加班”而已。


工作负担过重在游戏行业内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 


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“小作坊”或不正规的小公司里,那些家喻户晓的大型游戏公司也面临这种情况。早至2011年,《上古卷轴5:天际》开发的最后阶段,游戏的主要程序员之一,让·西莫内因为加班而睡眠不足、作息紊乱,患上了严重的胃病。


最近的例子是《荒野大镖客2》,在游戏发售前,Rockstar的一位管理层提到,为了在预定的时间发售,公司要求员工每周工作100小时(也就是每天工作14个小时),言谈之间颇为骄傲。


制作出《巫师》系列的CD Projekt Red公司CEO马尔钦·伊温斯基认为,加班是游戏业“不得不接受的弊病”。他指出“人们觉得做游戏很容易,但这其实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。”


Telltale就践行了这一宗旨。由于他们的游戏大多是不断更新的章回体,员工的加班也就永无止境。前员工用“一切都是火上浇油”形容不断循环的加班周期,“我们每天工作14到18个小时,一周工作7天,一干就是一个月。”美国科技媒体Verge采访到的一位知情人士这么抱怨,“你永远没时间休息”。


当然了,激进的加班最后也没能拯救Telltale的命运。



歧视和骚扰


还有一些问题,也许不像加班一样会伤害员工的身体,但是危害同样重大——在心理层面。


今年初,《底特律》的开发公司Quantic Dream遭到了多家法国媒体的指责,媒体称公司内存在性骚扰、恐同问题,公司创始人对女性行为不端,还涉嫌种族歧视言论。


《英雄联盟》的开发公司拳头也深陷性别骚扰和歧视的丑闻。8月,游戏媒体Kotaku采访了几十位公司员工和前员工,指出拳头内部女性员工不被重视,在晋升上面临不公正对待,性骚扰之风也在公司盛行,运营主管带头骚扰员工。关于此事的后续消息前几天我们也进行了报道



并非坏事
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游戏产业内的问题集中爆发,也并非全然是坏事。


无论是加班还是性别歧视,都已经存在很久了。媒体不报道,公众不知晓,也不能让这些问题变得不存在。Rockstar的“100小时加班”,让业内外对加班文化的合理性进行了大讨论,而对拳头公司性别问题的指责,也改善了不少女性从业者的工作环境。


多个问题同时爆发,也让游戏业内不少人看出,游戏业者们面临的窘境有其根源——面对大公司时员工的弱势地位。


这简直是商业社会的常识了。我们都知道,面对资本,个体一向处在比较弱势的地位。如果你不想加班,可以,请你离开;如果你觉得你的领导骚扰到你了,可以,请你离开;如果……


不管怎么样吧,总有人能够取代你。谁也不是不可或缺的,连小岛秀夫这样的明星制作人,在科乐美公司的经营策略面前,都是“可放弃的一部分”,更不用说一个普通程序员、一个普通的美工了。


在游戏产业内,这个常识还有一些演变。制作游戏,可能是比拍电影更加接近“造梦机器”这个名头的工作了。无数年轻人玩着游戏长大,怀着“我也想做游戏”的梦想进入游戏行业。因此游戏产业被很多人看做是一项“爱好”产业,接受多么不合理的要求都是应该的。这就好像在说“你已经这么幸运,能够做游戏,就别要求更多啦。”


简单来说,“用爱发电”这个词,在很多时候能说服游戏业的员工,因为他们大多是真的很喜欢游戏。在其他产业,这种情况要少见一些,毕竟很少有人真心喜欢挖煤、造汽车或者算账。


这当然不公平。人们对游戏行业的热爱,反过来变成了制衡他们的弱点。


游戏开发者们当然不甘心一直如此,今年三月的游戏开发者大会上,游戏工会(Game Workers Unite,简称GWU)正式成立了。


GWU的口号简短有力——为一个公平劳动的未来而战斗。



工会


GWU定义自己为“一个工人主导的基层民主组织”,代表并提倡游戏行业从业员工的权利。游戏工会将会为会员提供培训,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;对于大公司的员工,他们承诺组织起被侵害的员工,帮助员工们与管理层谈判,组织罢工;游戏工会也会通过媒体、政治等渠道呼吁更开放包容的招聘条件和工作环境。


GWU并非世界上第一个游戏产业的工会组织,一年前法国的游戏行业工会已经成立。而GWU的不同之处在于,他们的视野并不局限在一国一洲之地。


从成立以来,GWU飞速扩展着自己的分支机构。在美国多地(亚特兰大、湾区等)都有GWU的分会。在世界范围内,澳大利亚、西班牙和德国都有了自己的分支游戏工会,甚至连巴西都成立了GWU的分会。


目前,GWU还是主要分布在美国各大城市中


各个GWU分会的申请方式都列在GWU官网上。不同的分会有不同的要求,有的分会要求缴纳会费,提供详细的工作证明,有的只需要填表就行。


GWU制作的鼓励组织工会宣传海报


2018年12月16日,英国的游戏工会分支也宣告成立。这个分支将按照GWU的宗旨运作,在组织结构上则隶属于英国独立工作者联盟(IWGB)——这个联盟专门代表传统上没有工会组织的行业员工,比如清洁工、农民或者保安。


“全英国游戏从业者,联合起来!”GWU英国成立宣言的标题很明显借鉴了某些经典文献。


GWU英国旨在帮助英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的独立开发者、游戏公司员工、外包从业人员,简而言之,一切从事或者从事过游戏行业的非雇主。他们希望解决资本对于员工的剥削、公司内工作中的歧视和骚扰以及零时工合同(zero-hours contract,指的是签订合同时不指明工作时间,导致公司随意支配员工上班时间)。


Karn Bianco是GWU英国的创始人之一


“从我关注游戏从业者工作环境开始,我就发现他们被认为需要忍受无偿加班、性别歧视这一切代价”,GWU英国的一位创始人说,“现在我们有了修理游戏产业坏掉部分的工具了,我们要创造一个道德的行业。”


GWU英国和英国独立工作者联盟的会员们的合影


GWU在自己的官方网站祝贺了英国分会的成立。看起来,他们并不打算就此停下脚步。GWU呼吁:“如果你发现自己周围没有分会,请考虑联系我们,帮助组织一个本地游戏业工会”。官网指南中还指出,分会完全可以隶属于当地的合法工会组织(就像英国的例子),GWU只是提供指导和培训,对分会没有实际领导权。



结语


2018年就要过去了。国内外的游戏行业都存在诸多问题,它们复杂而根深蒂固,看起来一时之间难以解决。


但至少世界上还有一群游戏人,他们没有放弃解决他们的问题,他们没有放弃对一个更美好游戏行业的追求。


希望我们也没有。




APP | 你还可以回复”APP“,获取下载地址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游戏研究社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